红色石头1

坐在地铁里,我没有第一时间把宇车祸去世的消息说给我和他熟识的朋友听,我插着耳机,目不转睛地看着对面位子上方的站台表,数着自己离目的地越来越近。


死亡,只要不发生在自己眼前,就会和手机里的一条新闻一样,被你手一滑就从你的世界里消失了。
当时坐在地铁里,看着车厢里里陌生的人群,戴着寻常的表情,做着寻常的事情,穿着寻常的衣服。我似乎被这些陌生又寻常的环境包围了起来,保护我远离三十分钟前那个脱离了普通日常的噩耗,这个城市用我眼前这些秩序的运转告诉我,似乎宇的死只是这个秩序中一个被安排好的,不足以让人意外的事情。耳边,我好像听到了一声声规律的齿轮转动的声音,嘎哒,嘎哒,嘎哒,我捂住耳朵,声音却更加清晰我默默数了一下,正好一秒一次,就像是这个世界转动的声音一样,坚定又不可抗拒。

整个车厢只有我知道宇的死,这是最让我难受的事情。

我扭头看了一眼身边的姑娘,160cm左右的身材,一双黑白的nike huache,修身的深蓝色牛仔裤,没有明显的被水洗过的白色褶皱,粉红色的卫衣,胸前是黑色的圆体LOVE&PEACE字样,明显大一号的卫衣让她的身材更显娇小。扎了一个马尾,没什么妆容,可是容貌给人一种亲切感,或许是因为她不同于别人的松弛的表情的缘故。她低着头,专注地在手机上打着字。

这一点点的不协调吸引住了我的注意力,我自然是不会和她开口说我最好的朋友刚刚被一个直径有七十公分的车轮夺走了生命。但是我已经把她当成了同样置身在当前寻常秩序之外的伙伴,或许她也可以听得见现在回响在我耳边的嘎哒声,或许她也在寻找这个车厢中同样和世界的秩序格格不入的人。

嘎哒声还在继续。

姑娘的头随着地铁的报站声,敏捷地抬了起来,在我来不及收回目光的时候捕捉到了我的视线。

那是一双没有很大的眼睛,笑起来应该会眯成一条缝,但是刚才打字的专注神情在她的眼睛里面更加让人挪不开眼睛。我注意到她抬起头以后在卫衣下面若隐若现的浑圆胸部,就像是一只兔子毛茸茸的长耳朵一样在第一眼就会占据你的视线。

“你叫什么?”

我告诉她我叫杰。

“你也能听见那个吗?嘎达嘎达?”

她用食指自己耳边画了几个圈,我点点头,想问她叫什么名字,却一时问不出口。

“那这个给你。”

她从口袋里掏出一块深红色的石头,交到我手里。刚触碰到我的手,石头就传递给我明显高于少女体温的温热。我问她,你怎么有这个。

刚要回答我,车就靠站了,她惊呼了一声,和兔子一样跳起来,马尾被突然的跳动带到了半空,她噘着嘴,词语像自动贩卖机的找零一样从里面蹦了出来。

“对不起,我到站了,先走了,拜拜。”

说完就在车门刚响起急促的滴滴声时窜出了车厢。粉色的身影从车窗中一闪而过,车就重新启动了。

那块红色石头我不是第一次见过,第一次见过是在宇那里。


    1 2017-07-10 坐在地铁里,我没有第一时间把宇车祸去世的消息说给我和他熟识的朋友听,我插着耳机,目不转睛地看着对面位子上方的站台表,数着自己离目的地越来越近。 死亡,只要不发生在自己眼前,就会和手机里的一条新闻一样,被你手一滑就从你的世界里消失了。当时坐在地铁里,看着车厢里里陌生的人群,戴着寻常的表情,做着寻常的事情,穿着寻常的衣服。我似乎被这些陌生又寻常的环境包围了起来,保护我远离三十分钟前那个脱离了普通日常的噩耗,这个城市用我眼前这些秩序的运转告诉我,似乎宇的死只是这个秩序中一个被安排好的,不足以让人意外的事情。耳边,我好像听到了一声声规律的齿轮转动的声音,嘎哒,嘎哒,嘎哒,我捂住耳朵,声音却更加清晰我默默数了一下,正好一秒一次,就像是这个世界转动的声音一样,坚定又不可抗拒。 整个车厢只有我知道宇的死,这是最让我难受的事情。 我扭头看了一眼身边的姑娘,160cm左右的身材,一双黑白的nike huache,修身的深蓝色牛仔裤,没有明显的被水洗过的白色褶皱,粉红色的卫衣,胸前是黑色的圆体LOVEPEACE字样,明显大一号的卫衣让她的身材更显娇小。扎了一个马尾,没什么妆容,可是容貌给人一种亲切感,或许是因为她不同于别人的松弛的表情的缘故。她低着头,专注地在手机上打着字。 这一点点的不协调吸引住了我的注意力,我自然是不会和她开口说我最好的朋友刚刚被一个直径有七十公分的车轮夺走了生命。但是我已经把她当成了同样置身在当前寻常秩序之外的伙伴,或许她也可以听得见现在回响在我耳边的嘎哒声,或许她也在寻找这个车厢中同样和世界的秩序格格不入的人。 嘎哒声还在继续。 姑娘的头随着地铁的报站声,敏捷地抬了起来,在我来不及收回目光的时候捕捉到了我的视线。 那是一双没有很大的眼睛,笑起来应该会眯成一条缝,但是刚才打字的专注神情在她的眼睛里面更加让人挪不开眼睛。我注意到她抬起头以后在卫衣下面若隐若现的浑圆胸部,就像是一只兔子毛茸茸的长耳朵一样在第一眼就会占据你的视线。 “你叫什么?” 我告诉她我叫杰。 “你也能听见那个吗?嘎达嘎达?” 她用食指自己耳边画了几个圈,我点点头,想问她叫什么名字,却一时问不出口。 “那这个给你。” 她从口袋里掏出一块深红色的石头,交到我手里。刚触碰到我的手,石头就传递给我明显高于少女体温的温热。我问她,你怎么有这个。 刚要回答我,车就靠站了,她惊呼了一声,和兔子一样跳起来,马尾被突然的跳动带到了半空,她噘着嘴,词语像自动贩卖机的找零一样从里面蹦了出来。 “对不起,我到站了,先走了,拜拜。” 说完就在车门刚响起急促的滴滴声时窜出了车厢。粉色的身影从车窗中一闪而过,车就重新启动了。 那块红色石头我不是第一次见过,第一次见过是在宇那里。

3月9日

看到大谢的文章,真的觉得很庆幸自己能召集大家把影像资料和文字收集起来。

这几天采访了一些人,看了很多关于星爷的文章,发现星爷去过很多我不知道的地方,有很多我不认识的朋友,那些都是我错过的,没时间去了解到的星爷。

是不是人走了,我们才会有耐心去好好地了解他?或者说,只有死亡才能让一个人真正地被了解,死亡才有这么大的吸引力,将所有人的回忆都搜集在了一起。

2016/10/24

打算每天都强迫自己写点什么,即使程序员的一天是如此的枯燥乏味。

女票这几天都睡不好觉,因为群组的房子一直都很吵,隔壁上夜班的人到了大半夜还在叮叮当当地吵闹。

这时候就会想,如果自己现在有房有车,有钱有势,解决这个问题真的是分分钟,一个电话就能搞定的事情。

现在女票白天精神恍惚,情绪起伏,简直要了我的老命,心里揪得不行。

她在上海宝山,我在上海浦东,她心疼上班还要帮她找房子,我心疼她一个人住在这么糟糕的环境中。

我告诉她,要是情况还不改善,我就帮她订几天旅馆,等她找到新房子再搬进去,她一个劲地拒绝。这时候,好恨自己没什么钱,一个月还没上万的收入都忙的不可开交。

男人要先成家再立业,或许就是这个原因。

当你有了足够的能力来照顾她,你才不会被那种无力感包围,男人都是自尊心极强的动物,无能为力也要拼命挣扎。这样狼狈的样子谁都不愿意看到的吧。

但是现在想想,或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两个人相互支撑,相互照顾,相互关心,在拮据的生活中不离不弃,这样的情感才让人安心的成色

老巴塔哥尼亚的快车

梁文道的一千零一夜的bgm,在关了灯的夜晚似乎闪着诡秘的幽光。


注意力会不自觉地放在梁文道那有点急迫的诉说上,一次从芝加哥到巴塔哥尼亚的火车旅行。

经历了冬季到夏季,再回到冬季,国界的区别是那么明显,原来国家是真实存在的。


歧视就是划分你我

最新一期奇葩说,题目是,应不应该向爸妈,出轨。

蔡康永作为一个在中国社会上,最有代表性的一个GAY,很多时候都让我们感觉到,其实在中国,GAY的处境没有那么不好,或者说,GAY是一个带有神秘色彩的种族,让人禁不住好奇,调侃的一个种族。

可是,我的心里,不得不说,对同性恋还是觉得有一种恶心。如果让我去亲近一个男性的同性恋的话,我心里始终会有疙瘩。

或许是我不够开放和先进。可是,在这个世界上,只要有人与人的差异存在的地方,就会有歧视和不理解。

我很幸运地在强势的一方,这个阵营的人理所当然地觉得自己是最正常的。因为有同伴和相互认同的“异性恋才是正常的”共识存在,我们就会给和我们不同的“同性恋”贴上各种标签,并且觉得,“同性恋”是一种原罪,我们对其的歧视和不公是其应该得到的。因为,他们这样和我们不同的行为,让我们不舒服,很恶心。

这就是我们正常人的想法。

所以,我非常赞成蔡康永的话。

“我其实很希望有更多的人站出来,和我站在一起。但是,我没有办法保证他们可以和我一样,承受住这么多的压力和挫折,和我一样好强,让这些困难激发自己的斗志。所以,我还是建议,不要向父母出轨。”

给2045年的自己

三十年后的纪晨杰:

今天是2015年7月8日,看到了一本叫《2045未来展望》,突然想到,那时的自己已入知天命,不知道那时的自己会是已经成家立业,幸福美满,还是在糟糕的人生泥潭中愈陷愈深。


《2045未来展望》是一本非常严肃的书,整本书通篇都是,社会,经济和政治。讨论了资本主义在贫富差距拉大后的动摇,发展中国家的新模式和可持续发展到底要怎么实行。


下班的地铁上遇到一个穿着黑色款的nike yeezy,和黑色过膝袜的女生,虽然长得很一般,可是这两样装扮已经在我这里得了满分。我一直对女生穿厚厚的黑色长袜和球鞋没有丝毫抵抗力,更何况是两样兼得。

心里面痒得快要抓狂的我,进了车厢之后悄悄地挤到那姑娘的位子前面,靠着竖直的扶手,确认自己的裤脚还OK之后,开始专心致志地盯着手机看着我下的成人小说,焦距微调就可以看到姑娘性感的黑色球鞋和长袜,而小说里面是我最喜欢的RENQI情节。

我膨胀起来的地方也正好对着那姑娘面无表情的脸庞,淫|荡RENQI的情节,视觉的冲击和我的膨胀离她那么近的感觉让我兴奋地脸庞涨红,耳边的一切,报站声,音乐声和人声,都离得那么远。

我有意把包放在身前,让自己的包摩擦这自己的肿胀,就像那个黑球鞋姑娘用手隔着裤子摸着我的肿胀一样。

最后,姑娘旁边的位子竟然空了出来,我看似随意的坐了上去,屁股还特意向远端挪了一下,可是低着头,余光再也没有离开过那厚厚的黑长袜。

在背包的掩护下,我可以随意地肿胀到最大限度,想象,我向她要了联系方式,然后第一次认识就迫不及待地到了一个没人的地方,我退下她的热裤和内裤,让她穿着黑球鞋和黑长袜,我从后面边摸着她的腿,边上她。

不过,她在巨峰路就下车了。

2045年的自己,这样的自己,这样孤独而肮脏的自己,你能接受吗?

    2 2015-07-08 三十年后的纪晨杰: 今天是2015年7月8日,看到了一本叫《2045未来展望》,突然想到,那时的自己已入知天命,不知道那时的自己会是已经成家立业,幸福美满,还是在糟糕的人生泥潭中愈陷愈深。 《2045未来展望》是一本非常严肃的书,整本书通篇都是,社会,经济和政治。讨论了资本主义在贫富差距拉大后的动摇,发展中国家的新模式和可持续发展到底要怎么实行。 下班的地铁上遇到一个穿着黑色款的nike yeezy,和黑色过膝袜的女生,虽然长得很一般,可是这两样装扮已经在我这里得了满分。我一直对女生穿厚厚的黑色长袜和球鞋没有丝毫抵抗力,更何况是两样兼得。 心里面痒得快要抓狂的我,进了车厢之后悄悄地挤到那姑娘的位子前面,靠着竖直的扶手,确认自己的裤脚还OK之后,开始专心致志地盯着手机看着我下的成人小说,焦距微调就可以看到姑娘性感的黑色球鞋和长袜,而小说里面是我最喜欢的RENQI情节。 我膨胀起来的地方也正好对着那姑娘面无表情的脸庞,淫|荡RENQI的情节,视觉的冲击和我的膨胀离她那么近的感觉让我兴奋地脸庞涨红,耳边的一切,报站声,音乐声和人声,都离得那么远。 我有意把包放在身前,让自己的包摩擦这自己的肿胀,就像那个黑球鞋姑娘用手隔着裤子摸着我的肿胀一样。 最后,姑娘旁边的位子竟然空了出来,我看似随意的坐了上去,屁股还特意向远端挪了一下,可是低着头,余光再也没有离开过那厚厚的黑长袜。 在背包的掩护下,我可以随意地肿胀到最大限度,想象,我向她要了联系方式,然后第一次认识就迫不及待地到了一个没人的地方,我退下她的热裤和内裤,让她穿着黑球鞋和黑长袜,我从后面边摸着她的腿,边上她。 不过,她在巨峰路就下车了。 2045年的自己,这样的自己,这样孤独而肮脏的自己,你能接受吗?
© 球球球/Powered by LOFTER